扑克王app奇点退场,智点再来:野蛮造车几时休

文章正文
2021-06-23 14:58

从奇点到智点,扑克王app沈海寅造车之路的梦起与梦落,又将留下一地鸡毛,还仅是换道重启。

伴随连日来杂乱信息的输出,对于这个曾和李斌、何小鹏等人并肩杀入智能电动车市场的男人。我想,这就是外界能给出的所有疑问。看了太多的造车势力被市场清退,骗局一个接一个被拆穿,这些选择二度进驻新能源市场的新势力车企,除了觊觎资本的力量,似乎已经想不出其他理由,还能令其如此锲而不舍。

新能源产业发展的红利太大了,以至于所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扑向其中。前有法诺集团带资勾搭前途汽车借尸还魂,如今就免不了会出现,奇点商用车项目易主另立山头的“壮举”。

近日有消息传出,将发展重点落在了智能新能源物流车上面的智点汽车,宣布完成了 10 亿元 A 轮融资。而这一轮由衡庐资本领投,株洲市国投集团、动力谷产投跟投的注入资本,并用于平台搭建、产品研发、交付品质把控、补充流动性资金等环节。

表面上,沈海寅并不在智点汽车的实控人名单中,智点汽车的发展轨迹也将不受奇点的影响。然则,两者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要想令外界对后者的未来有多么看好,着实不现实。奇点汽车的僵死只是产业混沌期的一个缩影,但对于系出同门的智点汽车能否在商用车领域混出名堂,依旧充斥着太多未知。

我不是奇点,你敢信?

在当下这个节点,无论沈海寅如何规避智点汽车和奇点汽车之间的关联。从时间线的排布上看,“没有奇点,何来智点”就是摆在人前的事实。

据企查查显示,全称为湖南智点智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的智点汽车,仅是一家成立于 2018 年 7 月,用以提供整车设计开发、零部件制造以及相关生态服务的新能源商用车运营商。和奇点汽车的发展路径并不相同。

而早在去年 8 月,作为奇点汽车创始人的深海寅退出了智点汽车的高层团队;掌握奇点汽车实体的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也将手中持有的智点汽车 80% 股份释放至 15%。

到了今年 4 月,持有智点汽车的股东方中,更是找不到沈海寅和奇点汽车的身影。取而代之的则是,此次 A 轮融资的领投方其中株洲衡庐智点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以及百纳科创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河南星辰大海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家公司。

可是,故事的发生总存有因果关系。不久后,由于奇点汽车涉及案件分别为新程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奇点汽车承揽合同纠纷一案,以及彬瑜汽车科技 (上海) 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奇点汽车技术开发合同一案。曾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沈海寅,不得不面对法院限制其多项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而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份出自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和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下发的一纸限消令,不仅是将奇点汽车的财务困境,公之于众,更是直接将沈海寅缘何在两家公司间反复横跳的缘由“炸”了出来。

或许全面拥抱新能源商用车市场的智点汽车,在脱离奇点的束缚下,会得到了新的动力。可另一边,错过成长期的奇点汽车,很显然无力再做多余的项目规划,且将“僵而不死”四个大字打在了公屏上。

也就是说,自沈海寅以此种方式再次出现公众面前,奇点就已经被判了死刑。那么,换道重启就是沈海寅想延续造车梦,仅剩下的一条路。而此时的智点汽车,无疑就是那个捷径。

面对外界的质疑,沈海寅会一概以“智点汽车是独立的商用车项目,和奇点无关”的说辞回复。但这终究掩盖不了智点汽车的身世。

时间拉回至 2018 年,鉴于黄海寅早期为奇点汽车立下“商乘并举”的全方面发展路径,奇点汽车在乘用车市场闻到血腥味后,高调宣布将进军新能源商用车市场,且计划投资 50 亿元在湖南株洲高新区新马工业园建设商用车基地。

你说,这个时刻和智点汽车的成立时间无限接近,是一个巧合。但从奇点汽车于同年 10 月选址动工的商用车生产基地和此次智点汽车的项目基地同样位于株洲新马工业园的信息中,要还不认为这两者之间存在联系,真的太难了。

混成这样,都是有原因的

还记得,在奇点汽车成立早期,面对如火如荼的新能源造车趋势,沈海寅就信誓旦旦地抛出,“智能和新能源是汽车发展的必然方向,谁更前瞻,谁就能弯道超车,做行业的变革者。”

姑且不去猜测此次仅仅获得 10 亿元融资的智点汽车,是否又会在造车之路上造了”寂寞“。但至少,对于一家试图在新能源商用车领域有所作为的新创企业,10 亿元的输血本就是杯水车薪。再经过内部捣鼓一下,短期内造势期待下一批”天使”的到来,都会显得很困难。

回到奇点汽车身上,从 2015 年开始,奇点汽车经历过包括天使轮、ABC 轮及战略投资共六轮融资。投资方除了奇虎 360、联想之星、韬蕴资本、安徽铜陵市政府以外,还有 2019 年 10 月参投的伊藤忠商事。投资总额保守估计在 170 亿元

按融资规模计算,奇点汽车早已跻身行业“顶流”之列,但在实际产出上,却不由将其和此前消亡的赛麟、博郡归为同类。

2016 年,奇点汽车就拟在安徽铜陵规划建设一座总投资 80 亿元、年产能达 20 万辆的智能汽车工厂。到了 2018 年,沈海寅更是放出豪言,将在未来 5 年时间里投入 150 亿元打造奇点汽车全球研发中心、年产能同样达 20 万辆的工厂。加上原本在智点汽车的总部湖南株洲规划的新能源商用车生产基地,彼时的奇点汽车,可谓是为众人画上了一个硕大的“饼”。

然而,从随后反馈出的信息可知,受限于资金迟迟难到位,奇点汽车就连转向和北汽昌河效仿“江淮-蔚来”的代工模式都能搞黄,诸如上述此类的大工程,必然未得到本质上的推进。

更魔幻的是,奇点汽车在产品落地层面上的骚操作,与之相比同样有过之无不及。在品牌发布同一年的 2016 年,奇点汽车就对外公布了奇点 iS6 智能 SUV 车型。可直到 5 年后的今天,这款煞有其事的 iS6 仍处于试制车的状态,毫无能投入量产的迹象。

当然,在这期间,手握 170 亿元融资的奇点汽车,也并非只拿出了 iS6 这一款车型。在 2019 年的上海车展上,奇点凭借花钱从丰田手中拿到丰田 eQ 技术授权,推出了一款面向城市代步车市场的微型电动车 iC3。与此同时,沈海寅还发布了奇点汽车囊括“大车+小车”、“4 轮+2 轮”和“乘用+商用”在内的未来规划。

不可否认,面对和传统汽车市场的博弈,那时的沈海寅想的是共赢。或者说是,他想用一己之力撼动整个产业的发展轨迹,但殊不知,2019 年是造车新势力最难熬的一年。

业内的观点是,如果在那一年还未有量产车推出,那么被市场清退,将只是时间问题。放到奇点汽车身上,自然成立。从 iS6 量产反复“跳票”开始,沈海寅的造车梦就注定会以失败告终。而我也相信,诸如奇点汽车位于上海世纪汇的体验店那般,无论怎么强撑,都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借道商用车市场,没那么容易

至此,明眼人都能看出,在经历了 5 年的市场洗牌,沈海寅和他的奇点汽车已经成为了在新势力造车 1.0 时代倒下的典型案例。在这样的背景下,智点汽车扮演起承接奇点残余业务的角色,也无可厚非。

只不过,从沈海寅将奇点汽车的发展可能,以“智点汽车”的名义,交由了现任掌权人打理的举动去看,相比那个被全网声讨的王晓麟和那个被当枪使了的 Saleen 品牌,算是能看到一些生机,但还是那句话,中国新能源产业的发展远比想象的来得更为魔幻。处处暗藏机遇,却处处充满危机。乘用车市场是这样,商用车领域又怎么独善其身?

根据智点汽车公开资料,其将利用此轮融资所筹的款项,围绕三个平台进行产品落地,即:以载重 0.5 吨的小箱货车为代表的 IT500 系列、智能电动皮卡 IT1000 系列与轻卡车型 IT1500 系列

先不论这样的规划是和此前奇点汽车在 2018 年所透露的商用车规划显得何其一致。智点汽车的商用车板块,能将重心放在了城际配送、短途接驳等物流领域,至少是当下中国新能源商用车制造商所能达成的共识。

从奇点汽车到智点汽车,赛道的转化看似已和往日的那些不堪彻底告别,沈海寅明面上的退出,或将给后者留足了发展的空间。未来,智点汽车不过是和一些拥有固化发展逻辑的传统车企去竞争。但现实究竟是否如其所愿,谁又能在当下下一个确切的结论?

的确,在中国商用车市场,造车更依赖地方政府的合理产业规划和国家的产业政策支持。现阶段,智点汽车完全可以依托这两方面,来构建出自己商用车业务的雏形。可是和乘用车市场趋同的是,商用车的造车逻辑也不会独立存在,亦是来源于上下游需求的合理匹配。

也就是说,尽管对于智点汽车而言,进入新能源商用车市场是规避和大部队正面“硬刚”的最佳选择。可面对如此狭小的细分市场,试问,还未产出任何成果的智点汽车,到底能凭借何种优势来“续命”,是所谓的智能化,还是定制化?

尤其是定制化在商用车市场的意义,现阶段更像是一个噱头。由于商用车的大小、尺寸都有严格标准,在产品主体框架和结构上都不能改变,就算高度定制化能令入驻于此的造车势力产生些许优势,可如若不能按规登上车辆公告,那一切就都是徒劳

再一个,在一个规模不大的市场中,成本控制、生产规模如何保证,同样是一大难题。

要知道,中国新能源商用车市场的产销在近年来,是呈现出一个逐年下滑的趋势。2020 年,产销分别完成了 12 万辆和 12.1 万辆。其中,新能源货车仅占比 34.74%。不过 4 万辆的总量还几乎被奇瑞商用车、吉利商用车和重庆瑞驰新能源给“包圆”了。

况且,随着中国整个新能源商用车发展的主体方向,还在纯电和氢燃料技术中摇摆不定,押宝纯电物流市场并不一定是一个完美的选择。而如此前提下,“异军突起”好比白日做梦。

行至于此,“造车要尊重市场规律,回归制造本质”,对于奇点汽车也好,还是当下的智点汽车,其实都是发展的铁律。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所以时至今日,无论于谁,要是还停留在资本层面上的你争我夺,市场的洪流终将给予这些投机者一记重拳

文章评论